创头条App
扫码下载APP
扫码下载APP
企业登录

您是个人用户,您可以认领企业号

第三方账号登录
·
·

Hello,新朋友

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你至少需要一个响亮的昵称

GO
资讯 > 割稻谷
分享到

割稻谷

时间:07-18 18:45 转载来源:福建源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摘要:我同他们打过招呼,从田岸边袋子里取出镰刀,也在南端参加割稻谷

本文来源 |福建南大门官网 吴志煌

本站编辑| 辉哥

小编微信| fjndm888

烈日炎炎的午后,丈人家位于村东头,碧湖庵大榕树底下,坑洋田的一块一亩半左右的水稻,又到了夏收时节。

先前有收割机作业队人员前来察看场地,看看能不能作业。因田园坎落差稍大,大型收割机下不了,每次都摇摇头走人。几次三番,这次索性懒得过来看了,只能继续人工收割。

先前一天晚上就接到通知,明天帮忙割稻谷

第二天下午,十五时许,换了身干活的旧衣服,如期抵田地参加割稻谷

位于园坎下的杂草丛中,一只个头超大、不知名儿的蜂儿正忙着采蜜。我从它身旁走过,它连头也懒得抬起来,那意思莫不是谁怕谁呀?我瞥了它一眼,却不禁停住脚步,仔细一看:绿叶黄花、黑身黄头,色彩鲜明,一幅画了。

水沟边一丘已割完的水稻田正就地晒着“草脚”(土话),看草色估计收割已有一两天,草色已变化了。

整块田地呈南北向,南宽北窄,一片金黄。书本里头常见的一碧千里,沃野千里,在这里是谈不上了,小家碧玉倒还是可以。

我到达时,大姐、丈人丈母三位已在两端割稻谷。我同他们打过招呼,从田岸边袋子里取出镰刀,也在南端参加割稻谷。

右手执镰刀,左手收拢稻子,以一排六簇为一束,整齐有序平放在干湿的田地里。

标准的割稻谷姿势。

有时弯腰俯下身子,有时索性蹲下去,两个姿势交替进行着,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。

丈人喊道:“歇一下,去喝冰石花吧!”“嗯,好!”我边割边应着。徒然间见一只蟾蜍潜伏在一茬割掉的稻子下端,它不紧不慢地鼓着腮帮子,一起一伏挺有节奏感。它朝我张望了一下,立马掉头,往稻子丛中而去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在田地间、镰刀下流逝。很快我们合拢到北侧狭窄的这端,中间一道隔水岸,这头水漉漉的。稻谷不能平放,只能一层一层堆放。

经过两个左右小时的忙活,终于将稻谷全部放倒。

南面邻家的生哥正浇菜,常见他在大庙前的市场摆摊。上前同他交谈,“菜长势好吧?”他直摇头,“地太湿润,不好耕种……”,看来还是适合种水稻了,早先这一片坑洋尽是水稻田了,现则大多为大棚菜地所占据,仅剩下这大小两丘田了。

第三天一大早,我们一拨人马开始“设宙(土话),人数有够,分工合作,顺手得很。

“设宙机”移位,两位老把式在前面拉,一个人在后面推。

“ka草”的女士,下地会干农活,闲暇时段会跳时兴的广场舞。

“不宙郑”(土话)的两位帅哥间隙在交流着。

爷孙配,真实的劳动场面,赞!

收割稻谷是一项传统粗重活儿,还是老把式们厉害了!

园坎边上长势良好的厥草。

我同大姐和侄子三人扛策上车,来来回回走动。一袋百左右斤的稻谷扛在肩上,踩着泥泞的水稻田,是有点电视里头的娱乐节目“向前冲”的格势了。

一株小藤蔓尝试着攀上树干,正努力往上端探着头。

超大榕树干破损处长着层层蘑菇,甚是好看。

我村因近些年土地大开发,水稻仅有稀稀落落的几丘田了,近日已开镰收割。县城周边各大洋田,大多开发的开发,种大棚的种大棚,仅有仙塘村洋田仍是整片水稻田了,时代变迁之故了。

精彩回顾

探访仙塘欧厝墓

考湖村吴氏源流记

饱经岁月沧桑的岱雲楼

参访诏安旧宙村“双寿归全窝”太公墓

望洋台新貌

湖内行(一)序曲:走进溪东福兴村龙潭东自然村

湖内行(二)走进龙冲自然村

湖内行(三)探访长田(歪嘴寨、义士祖祠),宝树楼诸地

湖内行(四)探访东坑尾水电站、茂林、田中央诸地

走进山水形胜的匏靴山村

如是江厝楼

走进白洋乡西南边陲的五斗自然村

声明:本文由福建源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企业号发布,依据企业号用户协议,该企业号为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。创头条作为品牌传播平台,只为传播效果负责,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,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。

评论

未登录的游客
游客

阅读下一篇

诏安县委巡察组向被巡察党组织反馈巡察情况

诏安县委巡察组向被巡察党组织反馈巡察情况

返回创头条首页

2015 创头条版权所有ICP许可证书京ICP备15013664号RSS